金華新聞網首頁

首頁 > 地方 > 東陽  正文

關注金華新聞

微信

微博

百歲老人4位,90歲以上老人34位,東陽這個“長壽村”你知道嗎

2020-10-21 14:21:08

來源:

作者: 杜曉萍

  金華新聞客户端10月20日消息 金華日報記者 杜曉萍 文/攝/視頻

  樓金星和蔣冬英相濡以沫走過了70年,兩人年齡加起來有193歲(虛歲,下同),是東陽市南市街道槐堂村目前最長壽的夫妻。槐堂村是東陽高鐵新城所在地,由6個自然村組成,即花墩塘、壽塔、上槐、下槐、桐川、溪甘,約5000人口,為南市街道人口最多的行政村。目前,槐堂村90歲以上老人有34位。其中,百歲老人有4位,分別是102歲的韋福妹以及100歲的葛德暹、樓金星、厲姣娥,並有兩對長壽夫妻。16日,記者走訪了幾位老人,發現他們有個共同的特點——吃好睡好心情好。


01
韋福妹:
愛吃肉的“老小孩”

  韋福妹坐在牀上,正準備午睡,她穿着一件唐裝,精神矍鑠。牀前有張方桌,擺着零食,抽屜裏有橘子,地上放着一箱酸奶。“她非常喜歡喝酸奶。”76歲的兒媳厲秀光説,婆婆是個“老小孩”。

  儘管身材嬌小,但韋福妹很能幹,下田插秧割稻,在家養雞養豬。到了老年,她的務農興致依舊高漲,90多歲時也要去挖番薯。吃飽飯才有力氣幹活,她年輕時就有一個好胃口,不過那時條件有限,很少接觸葷食。隨着生活條件越來越好,韋福妹無肉不歡,特別愛吃紅燒肉。家人都感嘆,老人的胃口比他們還好。“一餐大概能吃2兩肉。”孫媳婦負責韋福妹的一日三餐,她總要為老人“開小灶”,準備一小碗肉,滿足老人的味蕾。

韋福妹

  牙早已掉光,韋福妹卻不太吃湯湯水水的食物,更喜歡幹、松、香的,如麥角、餅等。“她能吃3個麥角或2個葱油餅,再配一碗粥,不愛吃饅頭、包子。”厲秀光説,與過去相比,韋福妹現在反而圓潤些。她的消化能力好,吃完大約3個小時就餓了。因此,家人常備她愛吃的小麻花、酥餅、肉鬆餅等零食,讓她墊肚子。

  韋福妹的窗外,花紅樹綠,那是孫輩們在庭院裏栽種的。老人愛熱鬧,喜歡外出,但畢竟年紀大了,不安全。多年前,她曾摔了一跤,比較嚴重,不過很快就痊癒了。從那時起,家人減少其外出頻率,讓她在自家庭院裏走走,看看花草。今年,韋福妹在家裏摔了兩跤,幸運的是隻有手掌擦破點皮,並無大礙。於是,只要老人出房門,厲秀光就不讓她離開自己的視線。

  除了高血壓,韋福妹沒有其他疾病,連感冒也很少。她生養了一兒一女,女婿是海軍東海艦隊原政治部副主任、少將韋立汝,定居外省,經常回老家探望岳母。如今,家裏已是五代同堂,韋福妹盡享天倫之樂。

02
葛德暹:
愛讀報的善良老人

  10月5日,葛德暹為自己舉辦了百歲壽宴,地點在下槐自然村居家養老中心,還為下槐每户人家發了200元紅包。他終生未娶,生活簡樸。

  當記者問其長壽的祕訣,葛德暹認為睡眠很重要,他每天要睡9~10個小時,卻沒有午休習慣。不過,他有時也會熬夜,因為太痴迷閲讀報紙,《人民日報》《環球時報》《參考消息》等。樓梯上,報紙佔了半壁江山,走廊的舊課桌上,擺放着當天的報紙。葛德暹先看標題,再仔細閲讀他認為重要的新聞,瞭解國家和國際大事。“看報紙很花時間,不知不覺就到了晚上12點,有幾次甚至到(第二天)凌晨2點。”他覺得熬夜不好,於是儘量控制閲讀時間,早些睡覺。

葛德暹

  中午11點,到了午飯時間,葛德暹從後門走出,踱步兩分鐘來到居家養老中心。一葷兩素一湯,他吃得津津有味。每天中餐、晚餐,他都在這裏吃,早飯則自己解決,用奶粉泡熟核桃,再吃點餅乾。他不喝酒,曾抽過煙,聽説吸煙有害健康就戒了。

  除了聽力不好,葛德暹身體硬朗,尚能搬動桌椅。他喜歡打太極拳,喜歡遛彎,前幾年一走就是兩公里,去年在家人的陪伴下還去了北京等地。“吃過晚飯,他都要在村裏散散步。”下槐自然村負責人葛丁明常去看望老人,對其生活習慣較為了解。

  葛德暹的房間、閣樓裏還藏着許多書。年少時讀書,工作時教書,他和書打了一輩子交道。他是離休幹部,7歲上小學,在親戚、朋友的幫助下,堅持讀到大學畢業。他在國立中央大學、華東軍事政治大學、廣西桂林第三高級步兵學校學習,畢業後在重慶、南京、東陽中學、金華一中、東陽二中、千祥中學等地任教。

  葛德暹對自己精打細算,卻十分熱心公益事業,經常資助家境困難的學生。僅2018年以來,他就捐錢為村裏的一口池塘安裝圍欄,為村老年協會捐電視機、空調等。他住的老宅叫一樂堂,是東陽市文物保護點。當老宅需要修繕時,葛德暹都慷慨地自掏腰包。他説:“這是祖上傳下來的寶貴財富,一定要保護好。”

03
長壽夫妻:
互相包容的老來伴

  59年前,32歲的方福香嫁給了槐堂同村31歲的厲朝根。“我們基本不吵架。他要是脾氣上來了,我就不作聲。”上週五,方福香對記者道出了兩人和諧相處的訣竅。

  當天中午,兒子送來了魚肉、蝦,厲朝根摘了自家種的扁豆,清洗、炒熟、端菜上桌,再把碗筷遞給妻子。前年起,方福香無法自主行走,厲朝根便承包了所有的活,除了燒飯、洗碗等家務活,還幫妻子穿衣、脱衣,悉心照顧。

  “她跟着我,年輕時吃了很多苦。”厲朝根説,妻子上山砍柴、下地勞作,什麼都會幹,兩個人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。夫妻倆生育了4個兒子,現在已經發展成4代同堂、20多人的大家庭,小輩們都十分孝順。“孫女揹着方福香去洗頭、洗澡,給她剪指甲。”一個鄰居這樣説道。方福香聽了笑得合不攏嘴。

厲朝根 方福香

  去年,東陽高鐵新城上槐棚改區完成300多户的徵遷騰空工作,厲朝根是其中一户。夫妻倆住在臨時安置房中,兒子們輪流照顧。老人在旁邊的田地裏種了青菜、番薯等,每天早晨6點多起牀,種種菜打發時間,日子平淡而温馨。今年,厲朝根90歲,方福香91歲。村裏,一幢幢高樓正拔地而起,將成為文創、科創、生態有機結合,生產、生活、生態“三生”融合的高鐵新城。老人家希望,自己能早日住進新房。

  與厲朝根夫妻倆相反,樓金星忠厚老實,蔣冬英脾氣較急。“我總要念叨兩句,他讓着我。”蔣冬英和丈夫育有四兒兩女,曾經8個人擠在兩個小房間裏。熬過艱苦歲月,兒女們都長大了,開枝散葉。五六年前,蔣冬英摔了一跤,只能卧牀,但心態開朗,與記者交談時總是笑眯眯的。樓金星聽力弱,多數時間坐在牀邊,安靜地望着妻子,看看屋外,任時光靜靜流淌。